用户名: 密 码: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酸味食品 >> 内容

酸味蛋糕

时间:2012/10/21 12:27:58 点击:367

今天,动手把已经全面酸化的生日蛋糕扔掉。原来鲜奶油制成的蛋糕搁久竟然是发酸。

我大约已经有整整十三年没有吃过生日蛋糕。

因为我一向对甜腻腻的东西受不住,而生日蛋糕往往又太大。

我的生日是6月17日,我非常喜欢我出生的双子座,并且自认为是一个典型双子。该有的缺点、具备的优点都是那么契合。

 

 

爸爸傍晚带来的生日蛋糕,是下午去买的。本来没有买生日蛋糕的计划。

因为中午我和泪下饭,哭得几乎抽抽。

我妈作为一个母亲,在某种意义上是非常合格甚至过度合格的。我曾经说过,如果不是我,换成一般孩子在我家只有一种结果:被过度溺爱的废柴。

她始终觉得,将子女照顾的无微不至就是无上的合格。她对我的精神层面上的要求是近乎漠视的。她发起火来数落我时永远都是我给你这给你那,却从来给不了我基本的认可和包容。我的家庭是缺乏包容精神的,而我不幸是那种天生反骨的孩子。仅仅是因为

 

 

我个性与一般常识(或者她的常识)不同,她竟然感到不忿。

她又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,虽然我深知并理解她缺乏的原因,但是她的行为还是常常让我崩溃。她可以在如下情况下听到我在吃东西:她在客厅尽头的沙发上,我在书房尽头的电脑前,中间的门关上的;她在看电视,我在看动画。然后她问我你在吃什么,当时我在顺手磕瓜子,听到后立马傻掉了。隔着两房间的距离还关着门,两边还都在吵吵地放着东西,她还听得到磕瓜子的声音。你们自己磕下试试那声音多大呗。这就是她,对于周围的一切尤其是我那是要全部掌握在手心。再比如她还是连你上个卫生间多呆一会就要说几分钟啦还不出来,心情不好时直接发火用吼的。我甚至确信她常常会顺眼看下表,因为她经常用X分钟前你进去的这样的过去式用语。

你们说说看,这换谁谁受得了?芭比娃娃有意识都要夺门而走鸟!

 

 

 

高中跟大学我都在住校,只有周末或假期住在一起。从去年7月到现在的11个月中,不,早在半年前我就产生过类似的念头。我跟父母果然还是比较适合住校那样的往来吧。因为太久没有长期生活在一起的经验,以至于我才发现自己跟他们是如此的格格不入。

生活在这样的家庭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痛苦,因为我并没有温驯的性格。哈姆雷特的一句台词曾经给我太深的印象。他说世界是一所监狱。现在我要补充,特别是在以爱为名时。

从小到高中,她和我爸经常打我。高中后还因为有不知名男生打电话来家找我,产生口角而打过我一次。他们不是棍棒出孝子的信徒,只是性格太过急躁,以及一贯的缺乏包容。而我嘛,用我妈的话说如果你少顶点嘴小时候可以少挨不少打。

 

 

那天发火时也打我好几下,打在背上很疼,可我觉得很舒坦,不知为什么。

我的性格跟你们知道的不一样,其实现实里特别容易急躁。跟你们在一起时不一样,不是因为我矫饰,是因为你们都给我理解和包容,我自然地平静。

我们家的每个人对待外人时都有理甚至幽默,只有在对家人时是苛烈的。

水火不相容。冰火两重天。在精神世界里,可以说是这样。

这个世界上让我流过最多眼泪的人是我的父母。不好笑的笑话。

 

 

生日那天中午,我甚至想冲进厨房抓起刀去割腕。我还握紧拳头让粗粗的动脉露出来。我被我妈弄得产生割腕算了的念头已经是第N次。上一次认真地准备自杀还是11岁时,被全班同学欺负感到绝望时。下一个让我产生这样念头的是我妈。初中时,我的半个世界是小小的班集体。现在家里是我的半个世界。可是它们和我那么不相容。我一向自以为也被许多人认为足够坚强,但是即使外人们都不待见可连我的世界都这样对我,我真的很崩溃。

我不断地告诉自己,绝对要活下去。这个世界还有许多美好的东西,而且我绝对不可以被击垮。

我拼命地压抑住自杀的念头。

 

 

初中时,我的境遇不好。我那个时候曾经喜欢咬自己食指的指腹。虽然成绩前几名,依然不被班主任待见。只因为不舒服没去参加课间操时的跑步,被揪去办公室训一节课之久。我气的狠狠咬了自己胳膊一口,整整24小时才退下去。后来我尝试狠狠地咬,再也没有那么久过。

现在的我,已经懂得压抑。我瞧了瞧自己的食指,终究没有咬下去。

初中的同学,在我努力和她们交往后纷纷化解敌意,后来还跟不少人成为好朋友。原本就是小孩子,虽然往往正是小孩子天真才不懂得他们的残酷。然而我和他们,即使我如何努力地表达和陈述,依然没有任何效果。他们是理所当然的在上位者。他们伤害我都无所顾忌、理直气壮。

每当我哭的时候,爸爸就说你怎么那么懦弱啊。他却不知道现在我极少被人气哭。对于我不喜欢的家伙们,他们、她们如何地毒舌我,现在的我也不会为之动摇和伤心。因为不是我重视、珍惜和喜欢的人啊,管他们去死。

 

 

 

我拥有不顾他人目光和议论潇洒地前进的力量,是因为我曾经为之深深受伤过。我一度敏感到经过同学身边看到、听到她们窃窃私语,便以为在议论我。

今天,我有很多让人称道的地方,比如坚强什么的,虽然自己说自己有点那个,不过我还是在不少地方受到过称道的呢。

那完全是不为人知的伤痛积累起来的。她们称道我,却无从得知她们称道的东西因何而来。她们没有她们所称道的东西,她们也没有经历过那些不堪的岁月。

 

 

幸运的是,虽然我从小到大经历的事情可以写成三流韩剧或台剧的剧本来,但是我竟然与常情相反,反而抱持着更加积极的态度。其实我是悲观主义者丫,因为我明白人生都是殊途同归,在死亡和时间面前一切都是无力和无谓的。所以我更加注重精神世界,他们却恰好如此漠视。或者说,正因为经历过许多不快的事情,我却更加看得到人性的光辉。事物常常需要对比。

我曾经跟月下说过,很久的事情了。虽然他没有说出来可是我能感觉到他觉得我这样说很傲慢,我说我觉得自己唯一的幸运就是有些小聪明,如果我可以以此交换平静的生活我愿意。不是我傲慢,是他不懂得我的痛苦与悲伤。

 

 

我一直都是对自己特别S的那种。如果我是条狗,我绝对是那种独自躲在角落里舔舐伤口的那种。

我去年中国传媒大学落榜,都没有认真地痛心地哭过一次。在今年去参加初试前的某天夜里,我在梦中才感到悲伤,伤心地流出泪来,觉得揪心呐。今年再次失败,是在一周前吧早晨半梦半醒之间悲伤地哭出来。我甚至只在梦中发作我的悲伤痛苦。

悲伤常常延迟发作。

 

 

我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在等待我,可我高中时就立下誓言绝对不向命运低头!

23岁生日,即使我对我的生日们都记忆模糊。可我相信,终其一生我也无法忘记这个生日吧。

我不知道明年的生日会怎么样,只希望那时是可以笑着的吧。

作者:Admin 录入: 来源:网络
  • 上一篇:酿酒知识疑问解答大全
  • 下一篇:西红杮酸味鱼
  • 相关文章
    相关评论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• 大名:
    • 内容:
  • 食品调料网(www.szkzs.com)© 2010-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verved. 粤ICP备12041553号
  • 技术支持-广州尊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-培训论坛 本站在建设中引用了因特网上的一些资源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.如有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留言联系我们,我们将立即改正.